蒲公英

找文

昨天找文发现把两篇文搞混了,其实要的是魏婴在血洗莲花坞时重伤,江枫眠带着一家四口逃跑留下弟子和魏婴当炮灰,忘了这个魏婴有没有重生或者修鬼道,只记得他和师弟们没死然后组成小队加入射日之征。这群师弟唯他马首是瞻,而且个个修为强大(在莲花坞压制了修为)在百家议事时,魏婴出现,江枫眠不要脸想要魏婴他们还恩和为江家卖命然后被魏婴和师弟们怼了,就看到了这里。


完全忘了是哪篇文,找不到,求文😁


找文

是一本血洗莲花坞,魏婴被砍掉了手,江枫眠一家四口没有死,魏婴和剩余几名师兄弟组成小队和江家决裂,然后开始射日之征。


看过前面一点,现在找不到了,姐妹们有看到的求告知😘😘😘

找文

是怼江羡羡重生文,羡羡重生在夷陵,然后指挥一个凶尸背着他去姑苏找汪叽,这时候蓝夫人还在,后面因为一块糕点汪叽不让羡羡参加家宴,羡羡明白了自己不是蓝家人,汪叽不喜欢他,然后和抱山散人走了。后面就是汪叽追妻。


看过找不到了,想重温😊😊知道的姐妹求告知🌹🌹🌹

找文

好像是剧版还是原著像也忘了,只记得汪叽和思追都被江晚吟暗算还是什么,受伤了,然后羡羡撑起保护蓝家,有点黑化吧!

好想看,之前没看现在想起来就念念不忘了。求知道姐妹告知。我感觉我说的太笼统了,因为我也没看过就只记得他介绍的这一点。🙏🏻🙏🏻🙏🏻🙏🏻🙏🏻

找文

羡羡耳朵只有对他真心的声音才能听见别人说话,所以他知道江家的人对他都是虚情假意,因此没有滤镜,这个羡羡后期脱离江家和聂大结拜成为聂家三公子,后面和汪叽在一起还穿越去乱葬岗帮助乱葬岗的羡羡。

明明刚看完这篇文就不见了,求帮找


找文

这篇文里,汪叽是一只白虎,在一次羡羡和温宁一起冒险(不太确定)时被困在深林里被汪叽白虎带回山洞去了。最后还睡了羡羡


羡羡后面逃出来遇到了变成人的蓝湛,在要告白时白虎出现,羡羡就纠结自己到底喜欢谁。有个do是和白虎在浴缸,白虎变成蓝湛和羡羡告白羡羡没听到。

找不到了,不知道是在wb还是这里,求帮忙🌹🌹🌹

加害者都没死谈何“只成全了忘羡”

最惨主角

光感:

除了双道长阿菁、温氏岐黄一脉,最惨的就是忘羡了。其他的不是求仁得仁就是自找的!


洛长歌(三次元忙碌ing):



入魔道半年多最最恶心的洗脑包没有之一:魔道只成全了忘羡




十三年前参与迫害魏无羡和岐黄温氏的仙门百家高贵上等人们一个个十三年间活的好好的,十三年后也不过就死了个位数的几个狗比,受害人魏无羡和岐黄温氏从头到尾没被平反,结局当年加害者中的绝大多数以江宗主为代表的狗比上等人依然活的好好的还相当滋润继续过着他们上等人的优越生活




结果魏无羡就和他老公谈个恋爱两情相悦HE了都能变成“魔道只成全了忘羡”,我可去nm的,呕🤮




加害者上等人们都没全部死光遭报应,你tm还有脸说魔道只成全了忘羡,滚


没有新手引导该怎样通关?(序)

被江晚吟恶心到了就看几遍绝对神清气爽!

扶摇:

 *虞粉澄粉不适预警


*无魏无羡向


*没人谈恋爱


*有角色死亡


感谢 @Emolas 启发的脑洞


========================






 


江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漂浮在一个纯白的空间内。


 


?自己不是刚刚看着魏无羡被反噬身死吗?怎么眼前一黑就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他正尝试着摆动手臂,忽然一个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响起,吓了他一跳:


 


“哔。因新手引导下线,教学关卡被迫结束,正式关卡即将开启。”


 


??江澄一个字也没听懂,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幻术,但那声音还在继续:


 


“正式关卡难度较大,且无新手引导助阵,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还请您做好心理准备。”


 


江澄还是听不懂,但他捕捉到了一些信息:“新手引导?”


 


“对,在教学关卡中,会配备一个非常强大的新手引导,任打任骂任劳任怨,代您受过帮你背锅,安慰您受伤的心灵,为您做的蠢事善后,您的引导编号‘魏婴’。啊,我们也是第一次遇上新手引导被闯关者害死的情况,按理说有新手引导的情况下,是个傻子都能正常通关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平铺直叙的声音难得听出了一丝嘲讽,江澄却坐不住了,恨恨道:


 


“你说魏无羡是来帮我的?开什么玩笑?他英雄病又爱惹事,害了我莲花坞灭门不说还断送了我姐的幸福害死了她,死都太便宜他了,最好让他永远跪在我家祠堂忏悔!要是没有他……要是没有魏无羡就好了!”


 


那声音淡然道:“放心,您马上就可以亲身体会没有他的世界了。对了,因正式关卡难度为sss,系统友情提供999条命,并有三次提高幸运值的机会,累积积分会获得更多功能,祝您闯关愉快。”


 


“什么意思?我可以回去了?”江澄听的云里雾里。


 


系统没有理他,自顾自的道:“还有一件事,就是您不可以当众说出上一关卡的事情,否则会自动发动禁言,也不能出现过于违反人物当前性格的行为,还请注意。”


 


江澄还有一肚子疑问,但没等他发话,就感觉自己直直的下坠,下坠,最后扑通一声,落在了一张床上。


 


他惊疑不定的爬起身来,环视四周。


 


确实是他少年时在莲花坞的房间,再一看铜镜,是自己十五六岁时的面孔。


 


他忙跑出房间,一出门就撞上了江厌离。


 


“怎么了阿澄,什么事这么匆忙?”


 


江澄愣愣的看着江厌离,忽地扑进她怀里。


 


江厌离摸了摸他的头道:“做噩梦了吗,不怕,阿姐在这里。”


 


他的阿姐,还活着,这次没有魏无羡那个祸害就不会死了,也不会失去夫君,会幸福一生。


 


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和江厌离分开来问道:


 


“阿姐,魏无羡……在哪里?”


 


江厌离疑惑道:“那是谁?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之后江澄在莲花坞转了好几圈,看到和和美美的吵架的父母,看到无所事事的师弟们,确实哪里都没有那张令人讨厌的笑脸,也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个人,倒是看到了他之前养的那几条狗,好像家里的米都多了很多,不禁一番感慨涌上心头。


 


是真的,他真的要过上没有魏无羡的幸福生活了,没人分他的宠爱,没人处处比他强害他被骂,没人害他家被灭门……简直像做梦一样,还是之前的事情才是梦呢?


 


忽然手腕一阵刺痛,他抬起手腕,看到内侧浮现出一串鲜红的数字:


 


九九九


 


 


 


========================


江宗主没有魏无羡的“幸福”生活,满足某些人的主角梦


不知道有人看吗,有人看就正经写大纲,没人看就写大纲体(嘿哈)


 

这就是我为什么厌恶他们的原因

看的再多解剖江某人的文也还是意难平,因为原著他就没有受到惩罚,羡羡重来一世也还是被指责被看不起被戳脊梁骨,而该死,该有报应的人反而高高在上站在他们自以为的道德最高点说着毫无道理的话。

我想说,结局最后除了他们当事人,还有人知道温宁对江晚吟对江家的大恩吗?

收敛父母尸骨不是恩?

救命之恩不是恩?

偷出紫电不是恩?

最可笑的是,冒着生命危险救出来的人和紫电,最后打的最多的居然就是救命恩人!

可以说羡羡和江家扯不清楚,说不明白!

但,温宁,温情,温家那无辜的一脉他们不欠,不欠那挥着紫电带头上乱葬岗围剿他们的人,不欠那个明明可以救却见死不救的忘恩负义之人!

说温姓即罪该死?

好!

那金氏怎么就不姓金该死了呢?

你双标也玩的太溜了吧!

温氏好歹是明着害你,光明正大害你杀你,以权镇压你,以能力欺你辱你。

但金家呢?

杀人活人炼尸,炼尸的活人怎么来的,不是普通人就不是人,不是小家族就不是家族,温氏有烙铁他们金氏也有牡丹烙铁,他们没有什么不同。

聂大父亲死在温氏手里

聂大死在金氏手里

他们有什么不同?

要说不同那就是更恶心,更伪君子,更丧心病狂,道德沦丧。在这些恶心事下还要给自己披着正道的皮囊底下却腐烂的生了蛆生了恶臭……

这样你们又会说金凌还小他是无辜的


哈哈,无辜,那温苑就不无辜,他要是没有当日带着戒鞭伤还坚持上乱葬岗的含光君他就悄无声息死在那棵树下了,才四五岁的孩童。


那婆婆和那些老弱妇孺不无辜?温情不无辜?

他们这些无辜的都死了,他们做了什么除了当事人没几个知道。

他们从来就没有被正名

因为害他们落得那个地步,口口声声指责他们为灭族仇人的人活得高高在上,活得让人作呕。


魏无羡忍受着虞紫鸢的打骂和辱骂父母一声不吭。

江晚吟可以吗?

怕不是下一秒就甩紫电了。

世界上从来没有感同身受,魏无羡的隐忍也只是换来下一次更重的打骂。

还有人说让魏无羡跪祠堂是认同他把他当家人?

废话,不跪祠堂难道跪练武场啊,还是跪莲花坞门口,让所有人看看江家大弟子,首徒,天天被罚下跪?

我想江家还是要脸面的。

她虞紫鸢还是要名声的。


所以看的再多还是意难平,原著就不是恶人有恶报,天道好轮回,而是小人当道,恶人为首。